讀書會心得:在邊緣處閱讀

作者:黃康偉(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研究生)

過去有段時間,我總是為了自身的認同與身分感到焦慮,似乎“是不是馬來西亞人”成了一個煞有其事的問題,尤其人在外地,總是被問說“你是哪裡人?”時,總是那麼地焦慮不安,尤其被問到“你是不是華人?”時,更是感到頭痛。

Malay Archipelago or East India Islands (1851)
Malay Archipelago or East India Islands (1851)

但也有同鄉朋友不甘寂寞,會弄一些有趣的短片或是漫畫,說“我不是馬來人,我是馬來西亞華人”、“我會說中文,華人為什麼不會說中文”,或是“我們就是喜歡咧、啦、咯地說話,和你們其他國家的人不一樣”。

這些內容看起來很逗趣,但背後都把目前的社會事實,當成自然而然發生的事,仿佛自古以來都是如此,背後沒什麼制度框架,造就了今天我們的模樣。

我的焦慮讓我不滿足於這些常識性質的解釋,並且轉化成一種動力,讓我成天流連在圖書館的東南亞書籍。一年前,張正老師還弄個“燦爛時光書店”,同時全台各地還相繼發起了東南亞書店,讓我更是興奮不已。

在機緣巧合下,和一群朋友聊天後,我們對東南亞的一些研究也有興趣,遂發起了“萊佛士花讀書會”,希望作為一個閱讀開始,認識自己為何在這遙遠的台灣,而我們又為何對這裡的一切毫不陌生。當權者又在這之中,抹去了誰的記憶,讓過去曾經在地球上為人類幸福奮鬥的革命者們,流血的流血,流亡的流亡。

進一步認識當下的自己

同時,過去從殖民者角度的思考模式,也應當被拋棄,轉換成用亞洲作為主體,思考當下的社會。執政者的謊言,例如“新加坡從獨立時一個漁村,發展成為世界級的都市”,都應該隨著我們過去的認識,接上今天的現況,將之戳破。

這就是為何,我有點自作主張地把讀書會命名為“萊佛士花”,這仿佛是在諷刺萊佛士這個殖民者,和那醜不拉及的花朵一樣惡臭,榨取了殖民地的居民,壯大了自己的身體;而只有我們看穿當權者設計出來的把戲,將之肢解,我們才能進一步認識當下的自己。

而最終,閱讀不只是為了療愈,而是在於認識自己,並且將當權者大寫的“歷史”給顛覆掉,取而代之的是底層的敘事,無產者說出自身的故事,見樹又見林地看清當下,甚至組織行動,改變長期以來對底層不利的制度,為一個更公平的社會而努力。

若打開東印度諸島的地圖,我們會發現其實台灣正好在邊緣,在邊緣處思考問題,從不同的案例中進行比較,共同尋找改變的可能,我想這就是讀書會最終的目標吧!

原文:南洋商報副刊教育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