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會心得:重訪大馬左翼歷史

作者:黃康偉(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研究生)

重訪左翼,究竟是自我的救贖,還是尋找回社會階級鬥爭的力量呢?無論在思想觀還是世界觀,我們又該從何思考呢?《獨立前十年》(10 Tahun Sebelum Merdeka)是法米惹扎(Fahmi Reza)十年前拍攝的紀錄片作品,內容講述了1947年10月20日,一群從官方的歷史課本中被抹去的人物,記錄了獨立前十年,馬來亞人民為了反對當局制定的不民主憲法發動的全馬大罷工(Hartal)行動及隨後日益高漲的反英殖民鬥爭抗爭運動。

這大概是我第四次看這部紀錄片了,還記得第一次看這部紀錄片,是上大學第一天的「小區服務」課上觀看的。那時的我剛剛從獨中畢業,對世界還感到很新奇,懵懵懂懂地被這部紀錄片填補了左翼歷史的空白面。

我再一次觀看這部影片,我已經人在台北了。那是牯嶺街小劇場外的露天空間,我們站著觀賞這部影片,卻還有人擠在樓梯口。影片是配合藝術工作者區秀詒的作品「棉佳蘭」計劃(Mengkerang)展覽播放,那時我已經參與社會運動多年,對於馬來西亞族群與階級之間的互動有了更加深刻的思考。

此次主抓了在台北及桃園的播放,除了配合「逃出魔掌」的法米惹扎來台開講,也希望藉此,從之前累積的不同世代的馬來西亞華裔對話,逐漸推向不同族群之間的對話。這樣的機會在台灣顯得更加難能可貴。

每個人心中有個小川普

一般來說,到台灣升學的旅台生大多來自獨中,也來自華裔家庭,與馬來西亞其他友族的接觸不多,加上近年來網絡媒體的普及,一種「我們華人」本位思考特別容易被凸顯出來。過去的旅台生總是會:「不要叫我馬來或是馬來人,叫我馬來西亞華人」,時空像凝住一樣,現在的旅台生還是同樣會如此。

這點尤其面對國族打造強烈推動的兩岸,中國大陸學生及台灣學生特別無法理解多元文化族群社會的處境。在一個隔閡的社會,旅台生更是難以全面的方式響應其他國籍的同伴對於穆斯林占大多數國家的理解。

一個不小心,自己就掉入美國新任總統川普的思維框架裡頭,認為穆斯林和現代化格格不入,又處處打壓其他族群等。那種以自我為中心的態度,彷佛下一秒就要對全世界築起一面高高的圍牆,不容許任何人推倒。

所以,反殖民的激進左翼傳統,在這部影片特別需要被喚醒,AMCJA-PUTERA平等的族群概念「巫來由」需要被尋回,也讓被族群問題纏繞已久,被國陣耍得團團的我們重新去思考改變的力量。

原文:南洋商報副刊教育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