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文章:我的小誌趣

作者:黃康偉(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研究生)

近年來,台馬兩地都刮起了一陣小誌(zine)旋風,無論是集體協作或是個人創作,小誌不受特定形式拘束的風格,成本低,發行量少,都成為了青年表達自身言論及想法的媒介。

所謂的小誌,又稱為「同仁誌」,顧名思義就是一群好友三五成群,互為讀者及作者,共同創作及交流的平台。與市面上熟悉的雜誌不同,小誌一般將自身的作品視為「禮物」,而非商品,內容形式較為反叛另類,業餘性質較強。雜誌則較偏向市場考量,商業性質較強,作者與讀者也有著涇渭分明的關係。

在台灣,戒嚴時期的黨外雜誌,如《夏潮》、《美麗島》及《人間》等;戒嚴後興起的獨立刊物,如《島嶼邊緣》及《破報》,其性質都接近小誌,都有對抗威權的意識。如今,獨立書刊與小誌已經分眾,獨立書刊較為傾向獨立出版品,如《攝影之聲》、《共誌》等。

小誌更傾向是個人製作的作品,這些小誌創作者一般透過自身的臉書平台或是藝文空間,發售自身製作的小誌,如「愁城」的《場景報告》及《BERSAMA》、「路熙」的《毒草》。除此之外,這些小誌愛好者也會在每年的「天下第一小誌交換大會」進行交流。這些小誌製作者,偶爾也會將自己的作品擺放在書店出入口處的書架上,提供讀者免費索取。

日漸興盛的獨立出版

回到馬來西亞,小誌的發行因語言而有不同的讀者群。一般來說,馬來文的小誌圈子較中文興盛,我國第一本小誌也是以馬來文書寫的,即Joe Kidd製作的《Aedes》。而我國發行最久的小誌也同樣以馬來文書寫,即Nizang製作的《Mosh Zine》。上述兩者的內容都有關此文化地下音樂,與上述提到的「愁城」,發行的小誌主題較為類似。

而中文圈子則一直沒有小誌這樣特定的概念,更多是文化性質的獨立刊物,或是為了抵抗政治壓迫而發行的出版品。《當代評論》及《學文》期刊更傾向前者,2013年選舉期間發行的《向日葵》及之後發行的《當今峇南》則更傾向後者,有著自己製作,自己發行,甚至自己印刷的特點。2018年之後興起的「業餘者」及「亞答屋48號」,其出版的《知識份子》及《與他者共生》則是典型的小誌。

我於2016年初開始推動「萊佛士花讀書會」的成立,而「萊佛士花讀書會」在如此的文化氛圍中茁壯成長。剛開始,「萊佛士花讀書會」只是三五同好,閱讀與分享馬來西亞研究的平台。因緣際會下,「萊佛士花讀書會」開始將馬來西亞及新加坡的獨立出版品引入台灣。除了在臉書上販售,也將少量的書刊擺放在獨立書店販售。

發揮小誌精神

除此之外,萊佛士花讀書會也和台北的「燦爛時光書店」與新竹的「異鄉人合作社」,共同舉辦關於馬來西亞與新加坡的講座活動。上述兩家東南亞主題的藝文空間,經常吸引來自四面八方的人群光顧。而這次「萊佛士花讀書會」與「異鄉人合作社」出版的兩本小誌,內容就集結了在台灣的討論活動。

《黑手指變天》的內容集結了本次選舉前後,關於旅居台灣的馬來西亞人,關懷母國社會動態的公共討論。除了長期討論的族群課題,社會運動的發展也是廣泛引起討論的主題。另一本《異鄉人說》則是將視角擺在更寬廣的亞洲,期盼以「異鄉人」的視角說自己的故事。

從販售其他人出版的小誌到自己製作小誌,要不是對小誌有著十足的熱忱,可能早就放棄了。但是,回到小誌的初衷,其名為「同仁誌」,即代表要找到同仁,才能成小誌。無論是一起努力協作的夥伴,或是在活動中一時興起打開的話題的參與者,又或是默默不吭聲,卻靜靜閱讀我們的讀者,都在發揮小誌的精神。

閱讀鏈接:小誌

原文:南洋文藝

對「推薦文章:我的小誌趣」的一則回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